Hux/Kylo

一片小小的雪花经历了漫长的旅程,自天空中星星所在的方向飘飘然落到一个温暖的指尖,瞬间化为了一颗晶莹的水珠,夜晚五光十色的华灯在上面映出一道绚烂彩虹。

“你看,下雪了!”Kylo将手指伸到Hux面前兴奋地说,“听说平安夜下雪会带来一年的好运!”

“哪来的雪?那明明只是一滴水珠。”Hux一口气将水珠吹成了更小的水珠,四散落到地上。

“刚刚还是一片雪花呢,可惜化了。”Kylo满怀遗憾地说着,伸出手帮Hux紧了紧围巾,那是他送的圣诞礼物,米色的方格围巾,称得红发下的皮肤更显白皙,十分好看。“已经零下了,不会下雨的。”

“说不定是房檐上滴下来的水,或者树上。”Hux不以为然地说着,在新整理过的围巾里活动了下脖子,他觉得围巾样式有些普通,但那是Kylo送给自己的圣诞礼物,所以他决定坚持戴至少一个晚上。

“树上?”Kylo抬起头来看了看那颗高大的圣诞树,上面装饰着金银双色的丝线和红绿相间的彩带,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彩球和包装艳丽的礼物,柔软的棉花被做成雪的样子点缀树梢,还有泡沫做成的六边形雪花镶嵌在上面,最顶上的金色五角星在一束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真是美极了。他伸出手拉住刚停下点了一根烟,正准备往前走的男友,“Hux,吻我。”

“哈?”才美滋滋地吸了一口烟的Hux转过身来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可看到对方期待的眼神又把调侃的话咽了下去,“等我抽完这根烟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吗?”

“不行,就要现在。”Kylo伸出双臂攀上了对方的脖子,凑近自己的脸。

“发什么神经?”Hux推开他,“我没有在大街上亲热的习惯。”

“就这一次!”Kylo不依不饶,他按住了Hux的肩膀,不让对方后退。

“不行就是不行!”Hux有些不耐烦地扯下肩上的手甩到对方胸前,自顾自地往家走,他知道身后的人一定会跟上来。

回家后Kylo就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连鞋子和外套都没有脱,在开着暖气的室内自虐。Hux先不理他,又为自己点了一根烟,悠悠闲闲地抽完,才靠近沙发上的人,给了他一个充满烟草味的吻。

“这下不生气了吧?”Hux将手指伸进Kylo的黑发,像哄小孩般捋着。

“……”Kylo仍在生气,他甚至没有好好地回应这个吻。

“一个吻满足不了你吗?”Hux忽地一下将对方抱到自己腿上,替他褪下自己赠与的那件极其保暖的黑色大衣,以防某人大冬天地被热死。他贴近Kylo的耳朵,轻轻的说,“待会儿吻到你哭着喊停。”

“Hux,”情人的私语让Kylo的脸霎时间红到了耳朵根,“听说平安夜在槲寄生下面接吻的恋人一生一世都不会分开。”

“哦?”Hux饶有兴致地听着,“所以呢?”

“刚刚就有槲寄生,在那棵圣诞树上,挂在我们头顶。”Kylo有些难过地说,“可你不肯吻我。”

……原来是这样。

Hux终于明白了Kylo为什么不高兴,这个比自己还高大的男人心里住着一个不会变老的彼得潘,相信童话、传说、爱情魔咒和圣诞老人。他无奈地微笑着思考该如何弥补自己的过失,手指却在对方的发间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Kylo,我们已经在槲寄生下接过吻了,你看。”Hux伸出手掌,上面竟然是一片金色的叶子,“它落在了你的头发上,你坐得比我高,所以我们算是在这下面接吻的。”

Kylo吃惊地伸出手在Hux的掌中来回抚摸那片代表着幸福的金色叶子,满满的幸福感像是快要从眼眶中溢出来。

Hux趁势将他抱到了床上,扯下还穿在他脚上的皮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Kylo小心地将槲寄生叶片夹在了床头的记事本里,对着已经开始解皮带的Hux说,“在某些古老的部落里,槲寄生是被称为‘金枝’的,需要用生命去保卫的圣物呢”。

“哦。那你好好收着当宝贝吧。”正拉开裤子拉链的男人随意地应着。

“听说今年是奇迹的,充满小概率事件的一年,不管许下什么愿望都有可能发生呢?”Kylo将记事本放在抽屉里,脱下上衣,解开裤子的扣子。

“是吗?”Hux一丝不挂地爬上床,“那你想许什么愿望呢?”

“让我插你一次行吗?”Kylo忽然翻身将Hux压在了下面,一边褪下自己身上最后的束缚,一边说。

“……”Hux沉默了几秒,点点头,分开了自己的腿,“行。”

“诶??”Kylo愣住了,“我是开玩笑的……”

“我知道。”Hux说一腿将Kylo别倒在旁边,重新欺身而上,开始履行将要持续整夜的诺言。

窗外,雪花悄然而至,静静地落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