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

CP:权肃
Author:糊冷冷
Warning:现代AU,穷人文学,有重要原创角色,有比较详细的性描写,大约是中篇
感谢RR和啾啾和S酱补充脑洞

回忆这理想不够理想
沿途逛世间一趟只有向上

01 楼道

孙权忍无可忍地拍了拍墙壁,那边的动静稍微小了点,但躺下没三分钟,女人的叫声又高亢了起来。
“我怎么觉得隔壁那个女的叫得还没你好听?”躺下去后的孙权问躺在身边的鲁肃,“肃肃,你觉得呢?”
“睡觉。”鲁肃翻了个身,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他们这张床只有一米二,要装两个一米八的男人实在是挤得可以,所以平时会拼上一边的凳子,再垫上棉絮,才勉勉强强躺下。
鲁肃以孙权会滚下去的理由让孙权睡在里面。
“肃肃,我想做。”孙权凑过去,搂住鲁肃的腰,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
“明天要早起,不做。”鲁肃拒绝地很坚决。
孙权叹了口气,手还是沿着露出的腰部往棉质睡衣里伸去。
鲁肃忍无可忍地抓住了孙权还在乱摸的手,他猛地转过身,他们身量差不多,差点磕到鼻子。
“我来帮你。”鲁肃熟练地握住了孙权还是半硬的性器,上下抚弄起来。
被恋人用手服务了一发的孙权只觉得自己被敷衍地对待了,可是面前的鲁肃真的已经睡着了,呼吸平缓。
大约是太累了,临近十一月,鲁肃的工厂一直在加班,孙权的心又软了下去。
“晚安,肃肃。”孙权凑过去亲了一下鲁肃的嘴唇,拿纸揉成一团塞进耳朵,也闭上了眼睛。

现在是仲秋,天气已经转凉了,昨天鲁肃在工厂里拿回报纸,将有些漏风的窗户糊住,他是拿彩页糊的,因为彩页部分比黑白的新闻纸要结实些,孙权在边上递了白浆糊,是去年贴春联时剩下的。
孙权和鲁肃如今住在一栋筒子楼里,217室,二十平的单间,朝北,厨房在走廊,公用浴室和卫生间。朝北比朝南要便宜两百,可以是一个星期的伙食费,对他们来说已经很多。
七点钟起来时,鲁肃已经做好早饭了,说是早饭,其实是昨天晚上剩下的饭煮了粥,再配上咸鸭蛋和榨菜。孙权洗了手,端正地坐在桌子前,敲咸鸭蛋。
“今天也要加班吗?”孙权敲了敲大的那头,筷子捅破,再将里面的咸蛋黄挑出来放进鲁肃的碗里,稍微拌拌。
“这个月大概都要加班吧,不是购物节吗?”鲁肃有时候也好奇为什么那些人能有那么多东西好买的,仓库比平时爆了一倍,忙了起码有两三倍。
“是啊,我估计也得开始加班了,不然可能发不完。”孙权将咸鸭蛋分了分,又夹了点榨菜,搅拌着,呼噜呼噜地喝了下去。
“锅里还有。”鲁肃吃得慢条斯理一点,他有那种泰山崩于前也不改面色的沉着和冷静。
孙权直接拿来了锅,两人又将剩余的白粥分了。孙权舀起水拿起抹布,利落地把锅洗了,才回到桌前喝粥。
孙权发现自己碗里的粥似乎比刚刚多了些,只见鲁肃面色如常,他快吃完了。
“我先走了。”鲁肃起身,他要去的食品厂比孙权的远些,必须要坐公交。
而孙权只要下楼骑着他的自行车,骑到五公里之外的快递点,就可以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今天不用做我的饭。”鲁肃背着他的包,站在门边挥了挥手。
“路上小心。”孙权还在埋头喝粥,接着他好像又想到什么似的,回过神,叫住了鲁肃,“等等,我跟你一起下楼。”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粥喝干净又把碗洗了又把桌子擦干净的孙权和鲁肃一起下了楼。

七点半的走廊已经很热闹了。
有端着热水洗头的女孩,有带着早点回家的老头,洗衣房里也聚集了许多人。孙权看到了他对门的邻居出门,是一家三口,女人是家政阿姨,男人是附近工地的工人,小男孩好像上三年级,孙权听过他背乘法口诀。
那时候孙权和鲁肃说:“我可是小学一年级就把乘法口诀倒背如流了,现在的小孩真的不行,三年级了还不知道七八五十六的。”
鲁肃很给面子地回答道:“是啊是啊,小权真厉害。”
与此同时,孙权听到对门的女人也说了一样的话:“我们小阳真厉害啊!”
孙权几乎哽住,鲁肃摸了摸他的脑袋,他又说了一遍:“我们的小权真的很厉害……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定会成为数学家吧。”

打照面时男人点了点头,女人却没给一个正眼,反倒是急匆匆地把孩子拉到了自己身边,怕沾到什么脏东西似的。
孙权和鲁肃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对待,几乎不会为此所动,半个楼道的人都是这么对待他们的。
到大门口时,住在隔壁的叫做阿眉的妓女正从外面回来,她穿着浅粉色的吊带裙,对他们打招呼。
“孙先生,鲁先生,你们去上班了呀!”阿眉操着一口带着粤语腔调的普通话,她长得不算差,染着金黄的头发,很瘦,脸上化着浓妆,近看还有些卡粉,香水味浓郁到刺鼻,伸出来的红指甲却有些斑驳了。
“阿眉妹妹,拜托你下回真的……嗯……那个,轻点。”孙权又想起他半夜睡不着觉的事情了。
阿眉眨眨眼,笑得无辜羞涩:“孙先生,你这么说,我听不懂了啦。”
孙权一听乐了,正想再说,鲁肃却有些脸热,他拉了拉孙权的手:“阿眉,那我们先走了,”
“鲁先生,拜拜,祝你们一路顺风。”阿眉笑着挥挥手,踩着小高跟一歪一扭地上楼去了。
“她不怕冷吗?”孙权看着远去的阿眉光裸的手臂和双腿,打了个寒颤,“真不怕冷。”
“……我的公交车到了,”鲁肃看着开到站台的照例挤成沙丁鱼的公交,和孙权告别,“小权,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哦。”孙权点点头,他找到自己的自行车,解开锁,跨了上去。
与载着鲁肃的公交车一起往前的孙权,慢慢地被公交车甩到了后面去。
孙权正对着明亮的日光,微眯着眼,吹了一句口哨:“今天的太阳也好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