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words:苍穹骑士团  3 10

Summary:毁灭之舞者沙里贝尔与核工程师努德内。可能会成为一个奇怪的系列。(在知道舞娘武器是轮子的瞬间我仿佛得到了天启!)

——————————————————  

脚下的路是如此艰辛漫长,茫茫四周放眼皆是虚空,满目漆黑混沌望不见终岸,努德内在这迷茫无光的世界中孤身探索久矣,仍决意朝着那缥缈不知在何方的终点前行。

忽然间,就在前方空寂的永夜里,一环金色的光芒点亮他的视野,赤色的火焰沿着那闪耀的圆弧渐次点燃,在幽暗里盛放出一朵炽热的红莲。

努德内看见火光中有位姿容曼妙的舞者,男性健美的身躯肌肉流畅,优雅伸出的双臂直抵那火焰日轮,却又并未触碰到那徐徐转动的圆环。那人一手持着鼓,一手燃起焰花,火光流淌在他几近赤裸的褐色皮肤上,如供奉的蜂蜜浇在紫檀的神像上,缓缓蜿蜒成金色的河流。

舞者散开的发被火焰染成落日的颜色,随着焰风自在地飘散,宛如光线凝聚为可触摸的丝线,仿佛是日芒具有了可描绘的纤毫。

他轻盈地栖身在重瓣的莲台上,花心的莲蓬光洁如铜鼓平滑的表面。只见那缀着金叶的赤裸双足撩人地弯起,脚掌漫不经心地朝下轻点,又忽然跃起在半空中划过炫目的半弧,落下时却身轻如风吹花瓣坠入流水。

莲台上的舞蹈无声无息仿若无形,手里握着的那只鼓却声势浩大,如骤然炸裂的雷鸣震天响彻云霄,又如磅礴淅沥的暴雨侵略大地,如圣堂里诵经祈祷的空灵晚钟,如沙漠城邦间往来的清脆驼铃。

轰鸣回荡的鼓音与绵密低吟的余响穿过努德内的耳膜,沿着神经在脑海中如海川奔流不息,将思维与想象当做细软的白沙滩,漫过去后留下神秘莫测的图景。

在鼓乐的共鸣与舞步的震颤中,宇宙初期的远古爆炸赫然再现,光束与射线在黑暗中绽放成一朵玫瑰星云,但要比那光雾美丽得多,也比那尘云致命得多。

在这被压缩的起源演化里,努德内看到超新星爆发的瑰丽,也看到黑洞坍缩的绝美,看到恒星表面喷涌的光与热,看到行星繁密的银河与天穹……以及最初诞生在海洋里的生命。

如曜日般的灿烂光芒让舞者掩映其中的脸辨不清容貌,可那高挑的鼻梁与川峦般的颧骨投在面庞的阴影,却将他精巧的骨骼无法掩饰地突显。月华般冷冽犀利的眼目光直望努德内,珍珠般颜色的嘴唇勾起浅淡却迷人的弧线,修长的臂膀如盘蛇般舞动着伸向前方,灵巧的指尖在鼓点的伴奏中柔和地舒展,又随着定音的节奏别有意味地往回轻挑。

金色的光落在他的脸上,沿着他的轮廓在身后描摹出颀长的影子,得到邀请的努德内朝着那火焰中舞蹈的天神走去。

是的,天神。没有任何比喻可以形容他的至美,也没有任何冗余的象征比真名更恰当。那在金色的火焰轮环中踏着莲台起舞的,不是宛若天神的舞者,而是以舞蹈平衡宇宙秩序的天神本尊。

努德内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却认得那燃着火的永动轮环,也熟悉那莲台上的舞者抬起的纤足。这便是每天清晨注视着他进入大楼的那尊铜像,不分昼夜跳着宇宙之舞的神祇。

在这贴着白瓷砖的大楼里,庄严肃穆的神佛镇守的不是殿堂与庙宇,而是强子对撞机与质子加速器,是人造的宇宙之鼓与生命之火。古老的宗教神话塑造出永恒的舞者,并试图以此来解释宇宙,而现代科学又为这神圣庄严的舞蹈赋予理性的含义。

是艺术,是象征,是宗教里的逻辑,是科学里的浪漫,让神话与科学在这金色的火焰之轮中共舞。

努德内谦恭地朝着舞者致意,为眼前所呈现的纯粹而极致的美,也为这种美背后的那即使用世间最优雅的词语来形容都显得苍白的光,为那一切诞生于其中,一切也终将湮灭其中的宇宙的舞蹈,为夸克,为质子与中子,为原子核,为科学与神话……为真理,也为信仰。

舞者在努德内低下头的刹那收回手臂,就连缠绕在上面的蛇也变得安静下来。努德内重新抬起头时,宛若宇宙般迷离的空间寂静空茫。他看见莲台上的舞者翻身下来,却没有落地,而是斜倚在那金色的花瓣上打量着他,一手握着的鼓偃息无声,另一手托着的火焰热烈跳动。

“过来。”他的音色悠扬,如雨丝般轻妙,又掷地有声,如同天上之水敲击在鼓面。

努德内顺从地走过去,在黑暗里,走向那唯一的光明。

舞者端坐在莲台上,冷峻的视线如光瀑垂下,洒在努德内那张因实验事故而留下伤痕的脸上,竟让这位核物理工程师觉得皮肤有些刺痛,仿佛是那些穿透身体的宇宙射线忽然变得有形,就连最隐匿的中微子都能在他的眼里留下可触的行迹。

“你走了很远的路,已经很累了,”舞者看似随意地伸手,努德内便进了他的臂弯,被轻柔却不由分说地带至莲台,安放在如常转动的火光中,“你应该休息,就在这里。”

搭在努德内脸侧的手滑过他的伤痕,停留在他被火光镀金的碎发间,扶着他倒向舞者光滑结实的腿,枕在天神富有弹性的血肉上。

努德内的确是疲惫不堪,身体才将躺下,眼睑就变得沉重起来,舞者柔韧温暖的腿比冰冷坚硬的办公桌更适合小憩。

“前方的道路更黑,两边的渊崖更深……凡人的一生短如须臾。”舞者冷肃的声音依稀自上方传来,在努德内发间梳理着的手指却温柔,散发着安逸与享乐的诱惑,“你还要再继续往前走吗?”

“嗯。”努德内在梦里回答。

一个炽热的吻落在他闭合的眼睑,仿佛有火自那里燃进胸膛。

烧心裂肺的灼痛中他睁开眼睛。实验室彻夜通明的灯光凄冷,将面前那堆铺满公式与符号的纸页照得惨白。

梦醒的深呼吸后,他揉了揉被头颅的重量压得酸麻的手臂,端起咖啡杯一饮而尽,全然不顾里面的液体已经冰凉。

通往宇宙的征途漫漫,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9-05-01 22:06:58 【血月】 杀伤力比人家差很远但还是气场十足的姐姐!

2019-05-02 06:34:41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血月】 这只沙里杀伤力可比谁都强!毁灭之舞有木有!

2019-05-03 03:15:15 【兔兔大福】 湿婆沙里酱!!

2019-05-03 03:34:01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兔兔大福】 对!沙里又是火圈又是毁灭的,如果职业切成舞娘的话,那就是湿婆啊~

2019-05-03 07:14:59 【兔兔大福】 回复【我与罗喵不出门】 肤色也很适合!脖子以上涂成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