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words:苍穹骑士团  努德内

Summary:努德内以前捡到一个小丑

——————————————————    

路过的冒险者,感谢你将我拾起。我的双腿太过纤细,脚掌又是如此臃肿,一个趔趄便卡进石头缝。我在这里躺了整天,城里圣堂里钟声响过几次,白色的鸟群来回飞翔,卫兵们换岗列队而过,可只有你,善良的冒险者,只有你愿意为我停留。多亏了你,我才能继续上路。

咦?你竟然能听见我说话?这可太稀奇了。我不懂什么叫做超越之力,但我很高兴能够与你交谈。

你是在问我要去哪吗?其实我也不知道。

人类的城市与街道太过复杂,我脑袋里填充的棉花不够多,记不住那些冗长的名字。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拜托猫咪将我从纸箱里叼来这,是为了去皇都寻找我的朋友。他在很多年前穿过这道门去了皇都,现在应该还在那。

如果你愿意听,我可以告诉你一切。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我认识他的时候,湖边的森林里春天每年都会到来,蒲公英会在阳光下开出浅黄色的花朵,到了夏天时,又变成许多白色的小伞。

他是我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却不是最初拥有我的人。

我最初的主人是位年幼的暴君。他扯坏了我的衣服,撕开我的肚子,把里面的棉花掏出来,将我干瘪的身体扔在角落里。恶犬是他得宠的心腹,它咬破了我的额头,用我的身体磨爪子。老鼠是他豢养的强盗,它们偷走我宝石做的眼睛,拔掉我珍珠打磨成的牙齿,夺走我脸上被精心缝制的微笑——我曾以为他会因此喜欢我。

我在那阴暗潮湿的角落里躺了很久,霉菌让我的身体长出绿色的绒毛,蘑菇从我空洞的眼睛里钻出来。我变得丑陋不堪,就连肮脏的虫子也不愿看我。

有一天,我感到身体飘向了空中,落地时被柔软芬芳的草叶接住,太阳久违地照耀在我的身上。

然后下了一场雨,我变得湿漉漉的,浑身浸透泥土的味道,又慢慢地被风吹干,皱巴巴地好像一团废弃的旧报纸,有蚂蚱和瓢虫在我的身体里做客。

一只蝴蝶引着我的朋友在草地上奔跑。他摔了一跤,就这样发现了躺在泥土里晒太阳的我。

“跟我回家吧。”他对我说,声音好听得胜过夜晚的繁星。

他拔去我眼中疯长的蘑菇,除净我身上肆虐的霉菌,仔细地洗掉泥土沙砾,让我重新变得干干净净的,挂在他房间的窗棂上与风铃为伴。

我很快重新获得了眼睛,一双纽扣做成的,黑色的眼睛,比我原来的宝石眼睛更好看,棉线在中间相交成十字,看起来就像是我每时每刻都在眨眼。

他补好了我残破不堪的身体,用的是从他旧衣上拆下的布料,曾经温暖过他的棉絮被填进我深处。我终于又变得饱满,重新成为昔日橱窗里的微笑小丑。

“你看起来像是愚人节用的那种小丑,”他对我说,“人们嘲笑你,说你丑陋,拿你取乐,因为所有人都这样做……”

是的,人们对我哈哈大笑,将我摆弄成各种滑稽的样子。我的身体异常柔软,就是为此设计的。我曾以为这是好事,我给人们带来了欢笑,却听见他在叹息:

“……然而这是不对的。没有谁天生该被欺负。”

他将我安放在床头,让我靠在柔软的羽绒枕。

“跟我做朋友吧,我会好好对你的。”

他的声音稚嫩得令我想起花苞裂开的瞬间,可他的面颊远比最娇弱的蔷薇还粉嫩,圆润饱满得像成熟的石榴,光洁的额头抵在我脸上时,有阳光下麦田的味道飘来。他的眼睛清澈,好似春天里的湖水,仿佛永不会结冰。

正如我先前所说,他是我唯一的朋友。但他的朋友就很多了,满天的繁星都是他的朋友。夜晚到来的时候,他会抱着我来到窗前,逐个为我介绍他那些闪闪发光的朋友。躺在草地上时,我曾听见过星星们唱歌,像圣堂里唱诗班的和声,但直到我重新拥有了眼睛,才知道天上那些发亮的光点,彼此间竟是如此地不同。

白天的时候,他身边就只剩下我了。尽管在那间豪华的宅子里,还住着他的父母与两个哥哥,可他们对我的朋友并不友善。

他的母亲嫌恶他的靠近,仿佛这孩子不是她所生的骨肉。他的父亲责骂他,将他关在漆黑的屋子里挨饿。还有那两位哥哥,他们根本就是魔鬼,总喜欢把我朋友弄哭,好像自己弟弟的眼泪便是他们快乐的源泉。

我的朋友常抱着我偷偷流泪,他眼里的清泉浸润我的身体,将我变得湿漉漉的,好像泡在海水里一样。我没见过真正的海,但我记得他曾说过,海水味道微咸,辽阔得没有边界。所以我饱蘸着他面颊上不停流淌出的泪水,心想,或许他的眼睛里也有着一片海洋。

亲爱的冒险者,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朋友并不是个坏孩子,也不爱淘气。正相反,他乖巧又安静,从来不吵闹。白天的大部分时候,他会躲在阁楼上看书。那些书打开来比他的小脸蛋还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并不是小孩看的童话故事。但我的朋友是个聪明的孩子,这些对他来说并不难。他会望着我自言自语,问一些我听不懂的问题。我没法回答他,但那没关系,他总会自己寻找到答案。

他在春天的花海里将我带回家,可到了秋天的时候,我们便分别了。他的家人要送他去上学。我想这是好事,他可以看更多的书了。

我以为他会带着我的,他或许也这么希望,但收行李的是他家的女佣。我坐在枕头边上看她将行李箱装得越来越满,期待她转过身来将我放置在那些衣物中间,最后我喊了出来,“不要丢下我!”但普通的人类听不见我的话,他们跟你并不一样。

最后女佣离开了,房门关上后,我听见院子里传来我朋友的哭声,像只落在蜘蛛网里的蝴蝶,在秋风中颤抖。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我猜是他的父亲。然后花园里的门吱嘎作响,车轮碾过干裂的泥土,哭声远去变得听不见,我甚至来不及与他告别。

房间的门从此紧闭,只偶尔会有人进来打扫。粗心的佣人将我连同整个床铺罩在白布下,我的视野里从此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对我来说那本就是模糊的概念。

我算不清我的朋友离开了多久,可能是一朵花盛开的长度,也可能是一棵树枯萎的年龄。

但前些日子,他们揭开了落满尘埃的布幔,将端坐在床头的我扔进一个纸箱。我看见里面堆着我朋友的衣服与书本,心想他们终于想起来要把我也送到朋友身边了。

经过客厅时我听见这家男主人凶狠的抱怨,我的朋友似乎做了什么错事,令他用那样可怕的字眼去诅咒自己的儿子。

我盼着能够见到我的朋友,却没想到他们竟然将纸箱遗弃在垃圾堆。真可惜那些书啊!我朋友曾经多么爱惜它们。还有那些笔记本,不用翻开我也知道里面画满了星星的轨迹。

就在我以为自己永远也见不到朋友时,一只猫刨开了纸箱,叼着我的胳膊将我拽到了阳光下。这就是为什么我的手臂有棉絮露出来——它的牙齿太锋利了!

但我不觉得疼痛,我请求它带我去皇都。于是它咬着我穿过白雪皑皑,躲开雪人与狼……可是就在这里,它看见一只毛丝栗鼠跑过,就把我丢下去追逐那毛茸茸的小家伙了。

这就是我到目前为止全部的故事,它或许不如书里的童话那么精彩,却句句真实,我以我纽扣做成的眼睛起誓。

亲爱的冒险者,我见你也是往大审门那边去的,如果你也要去皇都的话,可否带上我呢?我很轻,不会给你的行囊增添太多负担,我可以陪你说话,为你解闷……什么?你同意了吗?这可太感谢了!

我很久没像这样被人捧在手心里了。亲爱的冒险者,你有双温暖宽阔的手掌,坐在上面好像小船一样舒服。我朋友的手就要小得多,恐怕只有你的一半。

你想知道他长什么样?他啊……有着一双祖母绿般美丽的眼睛,明亮得好像夜空里的星辰,头发是好看的亚麻色的,被阳光照耀时满是碎光。他大概有那棵灌木那么高,胳膊细细的好像一根柴火。

你问我他叫什么?他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努德内,每当人们念起他名字时,鼻腔里的气流仿佛在酝酿一首歌,而舌尖会在嘴里跳舞。

我看见你的嘴唇动了,亲爱的冒险者,你一定也认为这是个好听的名字吧!

看,我们已经穿过了大审门,皇都在向我们招手。我很快就要见到我的朋友了,等我和他再度重逢的时候,我一定要告诉他,是一位好心的冒险者带我来这里的。

说不定,你们也能成为朋友呢!


2019-05-20 12:25:39 【兔兔大福】 沙发!!(屯住)

2019-05-20 13:16:51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兔兔大福】 递茶水~

2019-05-20 14:34:38 【Aily】 这是光呆从魔大陆回来以后了吧……扎心啊太太,今天是520啊!我哭得好大声!

2019-05-20 14:38:46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Aily】 对哦……520,没关系,还有一小时二十分钟,我补救下马上写篇甜一点点的。

2019-05-20 16:42:13 【血月】 ……可怜无定雪中骨,尤是小丑梦里人!

2019-05-20 16:51:06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血月】 甚至没有骨!只有灰灰……

2019-05-21 07:49:42 【兔兔大福】 哇——(大哭)作为家庭背景和努努差不多的娃看到这篇太扎心了!!虽然活着很难,可是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啊!当别人问我家庭是什么的时候,我会回答“制造罪犯的温床”。最后能遇到好心冒险者太好啦!这篇说不出更多留言啦,再看一遍也在剜我的心。

2019-05-21 08:03:12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兔兔大福】 ……抱抱可爱的兔兔,其实我的家庭也十分(),但就像你说的,活着就会遇到好事的!要加油哦~(至于10,我觉得他好不容易离开家结果……真的太惨了!惨到我内伤……)

2019-05-21 08:12:40 【兔兔大福】 回复【我与罗喵不出门】 (抱住维维桑)如果努努和我心态差不多的话那就是家人不联系就是最好的相处方式惹……好处是以后再和别人相处一般来说对方反正也不会比自己家人更糟糕了,坏处是对组成自己的家庭和婚姻非常没信心。所以才这么喜欢10和7的组合!学长非常给人安心感。

2019-05-21 08:22:28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兔兔大福】 (回抱住兔兔~)我从他不爱过问旁物专心搞以太学推测,觉得很可能就是你说的这样的。而且他的情况还不单是环境不好,百科说明了是送出去省口粮的,这就是体面的遗弃,还不能用爱他只是方法不对来当借口,就是完全的不想要,所以像他那么理智的人应该知道这不存在和解的余地。但有时候,生活也会给一些意想不到的安排,就算对恋爱婚姻再没有信心的人,在遇到真正地可以令人安心的对象时,也没有强行拒绝的理由是不是?就算过去的阴影依然存在,告诉自己:反正他都那么好了就算以后被辜负也不会亏,也是一种合理的心理防御。理性真的是非常高效的救赎。

2019-05-21 09:57:24 【兔兔大福】 回复【我与罗喵不出门】 谢谢维维桑讲了这么多(抱个不停~)虚拟世界的好处就是想怎么HE都可以 像是安心的对象已婚/性向不同/看不上自己的情况只要想想就可以避免。二次元真好!

2019-05-21 10:21:49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兔兔大福】 二次元的可能性是无限的!但实际上三次元或许也不是特别糟糕。毕竟亲密关系也并非只有恋爱和婚姻,朋友、宠物,甚至纸片人都可以带来许多治愈……

2019-05-21 12:35:18 【兔兔大福】 回复【我与罗喵不出门】 是啊!光是能活着就已经是托哪个不知哪里的神的福了!说起来很小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 就算是现在有时候走在夜深无人的路上偶尔也会这么想 觉得这个世界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是虚假的 只有遥远的星星在观测着这已经发生又无从改变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