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words:苍穹骑士团  7 10

Summary:账本风波的后续。我对不起兔兔,被指导了三天也没写出论坛体……我是ZZ!我还是守着我的舒适区域好了(×)

——————————————————   

奥默里克被脑子里繁杂深重的思绪折磨到黎明破晓,才被终于雪崩的困倦拖入光怪陆离的梦境中,在粘稠无边的黑色海洋里沉浮,触手般的海草漂过他的脚踝,锋利的边缘留下刀割般的疼痛。

辗转着醒来时,窗外的阳光灿烂得刺目,他抓过床边的闹钟看了眼,时针与分针快要重合在正圆的顶端,时间已经临近中午。

房间里安静得清冷,仿佛从没有别人来过,幸福缥缈得疑似夜里虚构出来的幻觉。然而努德内昨晚穿的浴袍就挂在床边,散发着淡淡的牛奶与柠檬香气,为这场恋爱提供着确凿的证物。

起身后奥默里克简单地吃了点东西,然后继续昨天未完成的清扫。

经过书架时他忍不住停下来,抬头望向隔板的最上层,猜想上面是否又多了几个代表昨天餐费的数字。他没有去确认,事到如今,那已经不重要了。

将枕套放进洗衣机时,他收到努德内发来的短信。

“在家吗?”

“嗯。”

“那我回来。”

“好。”

然后再没有更多的信息,屏幕黯淡下去映照出奥默里克略显苍白的脸。他猜想努德内一定有话要说。

 

“我想跟你讨论下昨天的事情。”努德内走进客厅,发现奥默里克端坐在沙发上,像是一直在那等着他。

“我也正有此意。”奥默里克回应道,看着努德内走到沙发另一端坐下。

“我在学校的论坛上发起了讨论,”努德内说,“超过三分之二的人都认为我记账没有错,唯一不妥的是,我不该让你发现。”他在屏幕上轻点几下,将手机递给奥默里克,“你看。”

“讨论?”奥默里克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词的含义,便被“恋爱关系中明算账的合理性与必要性”这标题占据了全部思维。在页面上清一色的理论分析与学术研讨的包围中,这行字格格不入到了刺眼的程度,“你为什么要在一个学术型论坛提这样的问题?”

“我们两个的知识结构跟这里的用户相近,所以我认为在这里收集到的意见对我们来说更具有适用性。”努德内回答得有理有据,“再说情感问题与经济关系也是学术研究的领域,既然管理员没删除这条主题,说明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奥默里克不再争辩,默不作声地翻阅着主题列表下的讨论。

正如努德内所言,大部分人都觉得情侣间保持账目的清晰是合理且有必要的,不仅如此,更有人认为处在婚姻关系中的配偶也应当明确经济关系。

讨论氛围充分体验了论坛的学术宗旨,列表里里包含着几十篇参考文献,从社会学分析到政治学,又从经济学回归心理学……全都支持着努德内的观点。

而意见稍微不同的几位用户,要么直白地留言“有人包养求之不得”,要么宽慰“反正你又不亏”,甚至还有人认真地建言献策,要怎么操作才能避免这些款项在分手时被付出方追回。

奥默里克一言不发地将手机递还。他本有瞬间的冲动想告诉努德内,恋爱只关乎两个情侣间的约定极为私人的事情,不该被任何旁人的观点左右;也可以阐述采样数据在具体个案中的不适应性,这对他而言也轻而易举;甚至还能够指出情感本身难以量表化所以研究所考虑的仅仅是经济与社会指征,可金钱与权力关系本不该是恋爱的主题……旁观者何以了解我们的爱?他们之所以会这么说,正因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但胸中郁结的阴云将他素日的从容遮蔽,辩才出众的他竟罕见地语塞。

他缓缓地向后靠在沙发上,望向保持谈判般的距离坐在一米多远处的努德内,最后将视线移到了脚边昨日报纸露出的头版上。风头正盛的政客正对人群招手,奥默里克的目光仿佛被西装袖口十字形的钻扣钉在了他根本没打算看的铅字上。

努德内握着手机,见状也不再说话,静默地坐在原处,神情冷淡地微垂着头,将眼里的思绪都藏在发帘下的阴影里。

窗外的鸟鸣清脆悦耳,风吹过树叶的声音窸窣,窗帘飘起来流苏发出麦浪的轻喧,时间在细微的声响中慢慢流动,挂钟上最长的那根针走了好几圈。

努德内忽然抿紧了嘴,表情严肃地问:“你打算跟我分手吗?”

奥默里克重新抬眼,感叹努德内有着双清澈见底的绿眼睛,脸上却仿佛总是蒙着层厚重的雾霭,总令人猜不透思绪。他轻笑着问,“如果是的话……你会觉得难过吗?你会舍不得吗?”

努德内的肩轻微晃了晃,喉结在皮肤下滑动,好像梗在嗓子里的一枚桃核。他定定地注视奥默里克片刻,然后郑重地点了下头。

湖色的眼睛里仿佛有颗星子沉没,黯淡下去的光令奥默里克瞬间心软。自嘲地摇了摇头后,他倾身将努德内揽进怀里,亲吻那双话语直白的唇,“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想分手?”

“你看起来很生气,”努德内低声回答,“我从来没见你这么不高兴过。”

“我只是在思考,该如何解决我们间出现的问题。”奥默里克安抚地揉着努德内的后颈,望着发帘下饱满的前额,有些无奈地想,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有些事就是想不透呢?

努德内好像在思忖什么,忽然站起来走进书房,再回来时,手里拿着那册账本。他将册子塞到奥默里克手里,“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记了。但……”他有些犹豫,“学费我是一定要还的。”

“一定?”奥默里克接过账本,却没有翻开,他直视着努德内的眼睛,露出受伤的表情。

“嗯,”努德内紧挨着男友重新坐下,“只是这一项,也令你很不舒服吗?”

“你没明白,努德内,”奥默里克叹息着唤了恋人的名字,面容比先前松和许多,“让我难受的不是这些账,而是你……”他停了几秒才继续,“我想与你共度一生,可你却在我日夜梦想着美好未来的同时,整天未雨绸缪预备着分手的事情。这太使我伤心了!”

努德内看见奥默里克的眼眶与鼻尖有些微红,被白皙的皮肤映着像抹了胭脂般好看,可这淡彩般的渲染却令他心里一紧。

“你还说什么‘一定’!”奥默里克故作嗔怪地控诉着,“你就没想过有朝一日跟我结成财产共有的关系吗?”

努德内的表情从平静转为吃惊,他的确没考虑那么远的事情,却谨慎地没有说出来。

“你的表现在我看来,就好像……这段恋爱对你而言只是一个早晚会过去的人生阶段,”奥默里克语调哀伤,眼睛里闪着碎光,“我昨天还在想,你或许没那么喜欢我,只是觉得跟我交往不算太糟糕的选择,才凑合着答应——反正也就点下头的事。”

“不是,”努德内连忙摇头,“真的不是。其实……”他下意识地攥紧了手边的布料,却没有发现那是奥默里克的衣摆,“早在那天之前,我就已经喜欢你很久了,只是……没跟你说过。”

“真的吗?”奥默里克惊喜地问,语调随着转好的情绪微微扬起。

“嗯。”努德内低下头,脸颊变得比奥默里克的鼻尖还红。

奥默里克欣赏着恋人可爱的样子,心情豁然开朗,忍不住凑上去亲了又亲。

他将账本交还给努德内:

“随便你往上面记什么吧,反正我相信,这本账将来一定用不上。”


2019-05-27 21:30:59 【兔兔大福】 果然有了!沙发!

2019-05-28 02:00:27 【Aily】 原本是要写学术论坛体吗?!

2019-05-28 02:13:38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兔兔大福】 抱兔兔!我看了下,除了有亲一下,别的什么也没有啊!就试着申请解锁了~

2019-05-28 02:14:54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Aily】 我写学术还可以,论坛体真的不行_(:з)∠)_(那几十篇文献我都检索过了,可以想象奥默里克多气)

2019-05-28 16:20:34 【血月】 喷了这个论坛体要是真写出来估计可以让很多年轻宝宝受益匪浅(。)奥默里克说起情话来真是杀伤力十足啊……但不得不说,即使结成财产共有的关系,协议和婚前财产公证该有还是要有的!就算不打算离婚,也是先把话说清楚,让心有邪念的人(也包括会撺掇当事人的利益相关方)死了通过离婚骗钱这条心!(x)

2019-05-28 16:59:59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血月】 ……你别说,我火箭那个脑洞,后面的内容就是结婚然后婚前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