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words:高考作文狙击 

Summary:沙里贝尔在孤儿院的最后一课

——————————————————  

孤儿院大火的消息传到沙里贝尔耳朵里时,这位新晋的审判官正在神圣裁判所的台阶上欣赏落日。

“请务必节哀,”带来坏消息的同事话音里充满同情,眼睛里的悲悯浓重得快要溢出来,“哈罗妮仍需要你的侍奉。”

“好,多谢关心,”沙里贝尔面无表情地回答。对方说话的语气就好像在担心他会想不开自尽一样,这让他的面颊不由得微微抖动了一下,“但现在,请原谅,我想安静一会儿。”

同事离去的背影消失在拐角。沙里贝尔重新仰头望向天穹,如血残阳在他锐利的眼睛里燃起金红色的火苗,仿佛那吞没整座孤儿院的大火,从倾圮的灰烬里蔓延到了他的瞳仁中。

他的手里握着一本圣典,那是在孤儿院的最后一晚,给他写推荐信的圣职者作为临别的礼物交到他手里的。

“今天是你留在这里的最后一晚,”圣职者将沙里贝尔叫到房间里,对他如是说,“从明天开始,你就要前往神圣裁判所任职。神圣的典籍与哈罗妮的法律你领悟得很透彻,我已经没有更多可以教你的。但在分别前,我还有些话想对你说,权将这当作做最后一课吧。”

沙里贝尔不记得自己那时是如何回答的,如今回荡在他耳边的,只有随着那场大火葬身在黑夜里的圣职者给他的最后教诲。

“在课堂上学习时,时常听同学抱怨法典上的条文繁琐晦涩,而实际上,将法律付诸实践是远比背诵和记忆困难得多的事情,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做到大公无私。”

圣职者的声音比任何时候听起来都严肃,他对沙里贝尔寄予厚望,在给神圣裁判所的推荐信上将这位年轻人描述成罕见的魔法天才。

“所有曾在考试时折磨过你的冰冷文字都将会被运用到鲜活的人身上,你将会决定他的无辜与罪过、自由与囚刑,甚至生存与死亡。面对受审者的哀求、告饶、恸哭、咒骂、威胁……你是否能够不为所动,依然坚持公正地给他们应得的裁决,而不受同情、善良、恐惧、懦弱……的束缚?”

    “我认为我能。”沙里贝尔回答。烛火忽地晃动,在空气里炸开一朵金色的花。

“你回答得很干脆,”圣职者似乎认为沙里贝尔没有理解他话里的含义,于是做了个假设,“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在孤儿院认识的最亲密的伙伴成为了异端者,你是否能够不受旧日情谊的影响,在他们的处决令上盖章?”

这再简单不过,沙里贝尔在心里回答,我在这里没有朋友。但他不会傻到将这话说出来。

“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异端者,”圣职者继续说,“甚至包括我,假如我有朝一日背叛了哈罗妮,到那时,你是否能够亲手将我送上审判席呢?”

兼任孤儿院的教师让圣职者染上爱唠叨的毛病,沙里贝尔咬紧了牙关才将打呵欠的冲动压制下去,强迫自己听完持续到半夜的絮絮不止。他可不想在最后留下不体面的坏印象。

“没什么可以妨碍我履行哈罗妮赐予的天职,”沙里贝尔望头顶逐渐暗淡的余晖,音调淡漠仿佛在自语,“希望这个答案能让您满意,我亲爱的老师。”


2019-06-08 12:38:06 【兔兔大福】 兔兔可以!!有沙发!!

2019-06-08 16:41:06 【血月】 只有姐姐不需要这个问题(……)

2019-06-09 03:28:38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血月】 姐姐冷酷无情!(其实孤儿院孩子互相友爱大部分情况下也是大人的一厢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