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words:苍穹骑士团 8+10

Summary:脑洞的来源是,逝君太太画了张盖盖吃瓜图,于是我突发奇想:盖盖吃瓜吐籽吗?做过简单调查后,除了一个朋友回答“取决于瓜籽大小”,其他都坚定地回答“不吐”。

—————————————————  

自从跟盖里克成为好朋友,努德内渐渐习惯被那位战士当做百科全书使用,那位战士总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像是树叶如何感知秋天,鸟儿如何辨别方向,飞蛾为何扑火,鸣虫如何歌唱。不管盖里克提出何等奇特的问题,努德内都见怪不怪,他总是耐心地解答,直到对方满意。

大部分的问题纯粹出于盖里克的好奇心,可今日那位战士前来找他时,脸上却带着罕见的慌张。究竟是什么让龙族的大军临近都面不改色的战士露出害怕的神色?努德内感到一丝疑惑,安抚地拥抱了他,搬来把有靠垫的椅子让他坐下说话。

“吃西瓜不吐籽,肚子里会长出西瓜树吗?”盖里克喘着气问,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一路跑来。

“首先,”努德内忍住笑,“西瓜是结在藤蔓上的,并不是树。其次,胃液会让种子丧失生命力,即使吞下再多的瓜籽,也不会在肚子里生根发芽。”他见盖里克仍是面带隐忧,温和地按着战士结实的肩膀问,“告诉我,你究竟在担心什么?”

“我吃西瓜从来不吐籽,”盖里克的掌心覆上努德内的手背,“小时候大家总爱吓唬我,说那些种子会以我的血液为养分,悄悄地长大从身体里钻出来,将我戳成千疮百孔的蜂窝。”

“你相信了?”努德内问,语调里并没有任何嘲笑的意味。

“那时候倒没有,”盖里克摇头,“想想也不可能嘛!天底下吃瓜不吐籽的人多了去,也没听说谁的身体里长出瓜来的。”

“的确是不会的。”努德内笃定地说,“许多鸟类以种子为食,瓜子也在其内,可你又何曾见过鸟的羽毛间长出嫩芽呢?”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好友温润的话语让盖里克感到些许安慰,可他又很快想到了令他如此担忧的原因,急忙伸手在怀中掏着,最后拿出张揉皱了的报纸,“可是你看,这里报道说有个人,他吃瓜不吐籽,于是身体里就长了树。”说着他将那张报纸展平,递到努德内面前。

这不可能。努德内在心里想,却没有立刻将结论变作话语,他接过那张像是从什么地方撕下来的报纸,先是浏览过报道的文字,又仔细地观察附在旁边的解剖图,最后露出轻松的笑容。

“怎么样?”盖里克急切地追问,“这上面说的是真的吗?”

“从事实与证据来看,不管是文字所述还是图片所示,都确实是真的。”努德内望着那张报纸回答,抬起头来时,正撞上盖里克害怕的目光,于是赶忙补充到,“但其中的因果与逻辑,却衔接得有失偏颇,这就很容易产生误导了。”

“什么意思?”盖里克忐忑地问。

“报道上说,这个人生前吃瓜不习惯吐籽,长期胸痛后突然暴毙,医生检查后发现他的胸中有藤蔓,正是他过去爱吃的那种瓜。”努德内简明扼要地复述着,声音平稳得仿佛在说无关紧要的故事,“可是,你仔细看这里,”他指着藤蔓根系生出的位置,“这瓜籽生根的地方并不是胃部,也不是消化道的任何位置,而是在肺里,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应该是通过鼻腔呛入,然后顺着气管抵达肺部,在湿润的环境里萌芽,根系刺破肺泡,造成胸痛并导致最终的死亡。”

“所以——?”盖里克似懂非懂。

“这个人的死因跟吃瓜不吐籽无关,你可以放心了。”努德内淡笑着递回那张报纸。

“可是……”盖里克仍有些想法,“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也不小心将瓜籽呛到肺里了呢?”他按着自己的胸口,名为害怕的心理作用让他觉得呼吸有些疼痛,“说不定已经在里面了,只是我不知道。”

“你可不用担心这个,”努德内忍俊不禁,年轻的脸抑制不住笑容,伸手贴上盖里克温热的胸膛,强有力的心跳与呼吸的起伏隔着皮肤传来,仿佛握着只惊惶的鸽子,“我确信你的身体里没有不属于你的以太,即使将来有,我也会第一时间察觉,不会让它伤害到你。”

听见努德内如此保证,望着那双平静从不说谎的眼睛,盖里克才终于安下心来。他将那张剪报叠好重新藏进怀里,起身抱了抱他的魔法师好朋友。

“这次也多谢你了,努德内。”盖里克的话语十分真诚,目光坦荡得透明,笑容温暖得如同瓜果生香的夏日。

“别客气,”努德内伸出双臂,以同样的热情回应战士的怀抱,“我们是朋友嘛。”

“嗯,是最好的那种朋友。”盖里克沉浸在难以言说的幸福感里,这可不单是因为他又能放心地吃瓜不吐籽的缘故。

 


2019-08-23 10:35:34 【兔兔大福】 吨!

2019-08-24 01:20:48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兔兔大福】 抱走~

2019-08-27 02:53:05 【Aily】 灵灾之后还有西瓜吃吗……(跑题)

2019-08-27 08:51:16 【我与罗喵不出门】 回复【Aily】 进口……

2019-08-27 11:59:43 【Aily】 回复【我与罗喵不出门】 沙都天气感觉应该适合种西瓜